改革经济是经典法西斯主义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改革经济是经典法西斯主义 北京后改革研究所 陈永苗 麦克.勒丁博士是里根时期的白宫顾问,他最近在《远东经济评论》五月号撰文《北京拥抱经典法西斯主义》。由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很多只看表面的外国人,认为中国已经告别了共产主义,更像资本主义,麦克.勒丁博士说,这种看法不对。资本主义的本质更在于自由,而不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也正是在自由这个价值之上,才得以有正当性。中国给与的一点经济上的自由,没有丝毫政治自由,只能证明是法西斯主义经济。“最接近中国目前体制的,就是法西斯主义,因为法西斯主义也有一些私产”。麦克.勒丁博士说,中国是经典的法西斯主义,第一个非常成熟的法西斯主义。少量的经济自由,没有政治自由,正是法西斯主义。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西方世界以毒攻毒,用比苏联共产
鼓吹独特中国道路就是人体“痰盂”北京后改革研究所陈永苗改革三十年的成就感,就像无缘无故被政府关了三十年的小市民,一开始被放出来就开始一半感恩戴德一半心有怨气,然后让发了财,成为人上人,可以到美国定居,于是怨气全无,看着农村里面的穷亲戚,大声赞美中国奇迹。长期挨饿的人,经不起吃饱。吃饱并且看到别人没有吃饱,就通过怀念过去长期挨饿的日子,他们就以为自己是天之宠儿。长期受苦的人,经不起不受苦,一从苦难中挣脱出来,持续一段时间,就会自动到中国农村和非洲寻找苦人儿,把自己抬起来,把苦人儿比较下去,然后对欧美的小市民艳羡不已,并且把这中艳羡和向往,又抛在苦人儿脸上:我们能做到,或者即将做到,你们行么?然后再把自己当作天之宠儿。大声赞美中国奇迹,或者鼓吹中国独特道路的人,
索尔仁尼琴:二十世纪最走红的“芙蓉姐姐”(下)陈永苗渴望自由的文人,无止境地释放出自由的渴望和道德激情,并没有彰显自由主义的维度。这不是政治自由的价值,而是渴望获得自由的道德激情。无止境地释放,并且拒绝赋予渴望和道德激情一种法律形式,并不能导致自由主义立宪。无止境地释放,当遭到镇压,坐牢和流放才彰显了自由主义的维度。也就是说坐牢和流放才把自由主义维度赋予这种追求“真理”的行为,在反自由主义的陶瓷上,上了一层自由主义的釉色。当从非政治或者反政治,进入政治领域,渴望和道德激情就成熟冷却,成为政治自由的价值。通过给反自由主义陶瓷上自由主义的釉色,后者包裹了前者,前者被后者代表了。如果我们只看釉色,而当作全部,忘记了与之冲突的反自由主义陶瓷,就是一种偏执的近视和色盲
索尔仁尼琴:二十世纪最走红的“芙蓉姐姐”(上) 陈永苗 我从不看《古拉格群岛》。王小波我是不看的,陈寅恪我是不瞧的,钱钟书我是不瞄的。8、90年代所树立的这些文化自由偶像,我只限于用冷冷的眼光,很认真地精读他们的书皮。进在多次书店都是一样,虽然我很努力迫使自己去读。索尔仁尼琴总是让我想起女“毛泽东”林昭,立即头皮发麻,心惊胆跳。有邪教精神偏执狂的教士,我总看到他们残酷坚定的眼睛里面,长出无形的血手和黑手。他们总是对一个自然低俗地自我保存的生命个体,构成潜在的政治威胁,或者明显的精神压迫。他们一旦大权在手,灾难就降临了。被误解和被利用,才使索尔仁尼琴成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家”。索氏七十年代在欧美所受到的追捧,完全是错误理解和冷战政治利用带来的错爱。真是所谓的名满天
张爱玲《流言私语》与畸形的版权保护 陈永苗 台湾皇冠出版文化有限公司诉大陆12家出版社涉嫌侵犯张爱玲著作权一案23日又有新进展,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流言私语》一书侵权成立,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皇冠出版公司20万元。 大凡起争议的地方,都是模糊地带,用经济学的术语,就是产权不清的地带。如果属于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的地方,除非有公权力在背后撑腰,否则侵权行为很难发生。这个案子也是如此。 尽管法院认定侵犯张爱玲著作权的继承人的权益,然而这个认定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因为从根本上违反了版权法的精神和原则。 张爱玲于1992年立下遗嘱,将所有财产交由友人宋淇继承,而且关于遗产,张爱玲在给林式同的信中如此补充道:“除了银行里的一点存款,没有别的东西,非
靠谱律师陈永苗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相当赞同的一种观点[1]http://spino.ycool.com/post.1948437.html[2]spino[3] 发表于 2008-06-12 23:23:17 靠谱律师陈永苗现一直在积极撰文论证如何推进政治体制的变革。这种方法既不是向当权者进言,以求主子采纳,也不是煽动被统治者非暴力不合作(暴力方法我们不谈,因为毒树结不出好果子)。这种方法叫做公民,坚持走法律程序,即便法庭不公正。我以为这是最最靠谱的和唯一实用的方法,现在缺的是这方面的实践人才。我再重申一遍我的政治观点:关于自由和民主,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我只知道司法权和行政权抗衡就足以遏制国家这头怪物。我所关心的就是,什么样的机制足以使二者力量均衡
我,最后的反面人物呵呵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站点推荐之学者 - [所见即得[1]]http://hemingray.blogbus.com/logs/26442696.html[2]2008-07-31Tag:站点推荐[3] 博客[4] 学者[5] 越来越觉得开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6][7]。至今记得第一次读到这个名字,是在《南方人物周刊[8]》试刊阶段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那一期,这样的文字:“‘是做一个书斋学人,还是做一个对社会有改变的学者?’现为北大法学院教授的曾经为此徘徊过,所幸,这个徘徊发生在15年前,并且,他选择了后者”。而这一期杂志出版于04年。再联想到最近的新京报事件[9],不得不说,南方报系的人们64情结太重了。教授去浙大的影响,现在还不好说。 [10]崔卫平[11]。有一回跟一个朋友在MSN上聊,说国内的影评人有两种,一是周传基[12]老先生那样的技术派,我记忆犹新的是看他的视频,很彪悍地一再强调:一格(1/24秒)是能看见的!
温州地下钱庄与合法性压迫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温州地下钱庄与合法性压迫陈永苗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浙江地下钱庄有望通过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走向合法化。对此,浙江中小企业局某位处长昨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证实,浙江的确在加紧研究试水小额贷款公司的事情。地下钱庄是民间对从事地下非法金融业务的一类组织的俗称,是地下经济的一种表现形态。地下钱庄从事的主要非法金融业务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借贷拆借、非法高利转贷、非法买卖外汇以及非法典当、私募基金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贷款通则》第61条规定: “企业之间不得违反国家规定办理借贷或者变相借贷融资业务”。根据1998年6月30日国务院颁布施行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第3条规定:“非法金融机构,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设立从事或者从事吸收存款、发放贷款、融资担
华盛顿邮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For Chinese, A Long-Awaited Occasion of Hope and PrideBy Maureen FanWashington Post Foreign ServiceSaturday, August 9, 2008; A10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8/08/08/AR2008080803508_pf.html[1]BEIJING, Aug 8 -- Hours before the first performers began entertaining the crowd Friday, a doctor from Sichuan province sat on the curb outside the iconic Bird's Nest stadium with his 7-year-old son, waiting to go in. He had no water, no umbrella, to protect him from the sun; those had been banned for security reasons. His wife could not join him on the curb; she was barred from entering the neighborhood because she had no ticket.But Huang Biao was armed with a brand-new pair of binoculars, a $286 camera and a giddy sense of hope and pride about the Opening Ceremonies of the Beijing Games."I don't have much expectation for the singing and the dancing, but from the behavior of the athletes and the volunteers, I hope they can show the new look of China[2]," Huang said, smi
法国报纸报道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http://www.dn.se/DNet/jsp/polopoly.jsp?a=425267[1]Granskande journalistik kan vara ett minne blott i Kina n?r den nya journalistlicensen inf?rs. Den bygger p? att journalister ska skolas i "r?tt" ideologi. Kinas journalister tystas av statenPEKING. Kinas kommunistparti har lanserat en landsomfattande ideologisk kampanj f?r kinesiska journalister. De m?ste nu klara ett prov som ger dem en s?rskild journalistlicens, annars har de inte r?tt att bevaka nyhetsh?ndelser. Den nya journalistlicensen ser ut som det senaste steget i kommunistpartiets str?van efter ytterligare kontroll ?ver inhemska medier. Sedan tv? ?r har greppet gradvis skruvats ?t i takt med att tidnings-redaktioner st?ngts, "besv?rliga" chefredakt?rer sparkats och journalister gripits och f?ngslats.P? senare tid har ?ven utl?nds-ka medier utsatts. I f?rra veckan blev det k?nt att Ching Cheong, en -erfaren korrespondent f?r Singaporetidningen Straits Times, sedan drygt en m?nad h?lls i f?rvar och anklagas f?r spioneri. New

永苗陈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