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提拔“奶妈女警” 就应该一波三折
陈永苗

  江油市公安局巡警蒋晓娟因主动为地震中的婴儿喂奶而感动中国,蒋晓娟被正式任命为江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政委。而此前,由于网上大量质疑,任命决定一度暂缓。从破格提拔,到暂缓提拔,再到正式任命,蒋晓娟的任命可谓一波三折。
   人们在四川大地震中所真诚赞美的一切,所真诚反对的一切,都归于“人作为人”,“中国人”作为“中国人”,也就是这是亘古以来的人类美好的美好的一面,是一种自然正道在发挥光芒,它归于公民社会,并不归于政府权力。有政府权力,有自然正道,没有政府权力,同样有自然正道。政府权力往往无益于自然正道,相反大多数时候是巨大的破坏者。
   自然正道是“人作为人”,“中国人”作为“中国人”的规定性,而权力对之顺昌逆亡。权力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人,这是权力存在的逻辑前提。然而政府权力具有最强大的攫取能力,不仅不服从自然正道对它的约束,反过来吃掉自然正道,然后宣布自己就是自然正道。其肆意任性的暴虐和无止境膨胀的特权,就等于自然正道。本来是保姆,当了主人,把主人当作了奴才。
政府权力一次又一次地抢摘桃子。总之属于美好的,总有一只权力之手要攫取。 在非典的大灾难中,医生们仅仅出于医生伦理而冒着风险治疗非典患者,而感动中国。单纯医生伦理就自足,而没有医生伦理以外的更高的伦理,作为第一推动力,在“支配”医生冒险。于今天,蒋晓娟因主动为地震中的婴儿喂奶而感动中国,正如她自己所说的,是一个女人而如此,而不是党员,也不是警察如此。她被任命官员,是政府权力的一次侵犯,一次攫取。
难道中国人做美好的事情,就非等皇帝的赞许,才是有价值的?难道中国人或者人本身,或者公民社会本身的赞美,就说了不算。当了太长时间的奴隶,自己的腰都断了,心胸就挺不起来,非等皇帝的赞许不可。
长期以来,中国人的自我实现和社会地位,完全依赖于政府权力,或者说当官。也就是说不管你在公共社会中取得多大成就,多高成就,没有一个一官半职来承认,好像不算数。这就造成大部分的社会资源都掌握在政府手里。官员变成父母官,人民变为子民,主奴之分不得不颠倒过来。
而公民社会的重建,要自己重构一套价值评价体系,把自己当作重要的,把人当作重要的,应该有自己的“王公伯侯子”。而把政府当作保安,仅此而已,而不是公安局。保安没有道德价值,而公安局有。也就是剥夺政府的道德光环,归于中立性和服务型。
把自然正道从政府权力的攫取中解救出来,让它归于公民社会,让政府在法律约束之下运作,而不具有道德基础。也就是告别以吏为师的传统。因为把政府权力建立在道德基础上,道德根本无法约束政府权力,而对政府权力的道德要求,只会强化政府权力的非道德性,例如要求总统具有道德,往往带来暴政。
   对政府权力施加道德要求是可耻的,不希望“奶妈女警” 提拔不能一波三折,忽视网络民意的质疑,也是可耻的。网络民意的质疑是非常理性的,并没有否定“奶妈女警” 作为母亲的道德英雄价值,而是反对政府权力对这种人性价值的攫取。
    以吏为师,当惯了希望坐稳的奴才们,从只会一根筋,觉得对“奶妈女警”的奖赏非来自政府权力不可,而他们没有想到,政府权力是双仞剑,把“奶妈女警”的道义资源白白送给政府权力,会造成政府权力被美化。政府权力的双仞剑,必须磨掉伤害人民的一仞才能出鞘。例如抛掷到选举中,遭遇风险和不确定,最后上台,政客才变为老老实实,不会嚣张,还有例如反对党和言论自由的存在,可以让政府官员挨到西红柿和臭鸡蛋,这样他才内敛,战战兢兢谨慎行驶权力。所以任命官员,和授予权力,就应该让他一波三折,就让他觉得是人民授予的,而不是官员他自己应得的。
   这样人民主权才彰显。当惯了希望坐稳的奴才们,是一些傻人,经常狗进厕所自己找死。而人民要避免如此,不能一厢情愿,要摆摆谱,对官员和政府权力欲擒故纵。让他哭笑不得觉得当官是一件亏本的生意,做牛做马的生意,自己无从把握自己命运的生意,这样才能告别以吏为师,非当官不足荣耀自己的传统。

<< 权贵豪富的“绿卡”应成为焦点 / 一朝悟道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永苗陈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