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打断龙永图们的精神脊梁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打断龙永图们的精神脊梁骨

陈永苗

 

贵州农民出身的前官员龙永图在出席增城市公园化战略研讨会时表示,对待刁民政府要硬气,不要被刁民挟持。这话明显是针对瓮安人围攻县政府去的。

意图脱离穷人队伍的穷人,对穷人的迫害尤其深重。从山窝里面飞出来的乌鸦,巴不得炸平山窝。因为这是他耻辱的标志。以他的穷家人为耻,而自己对挤入贵族,洗白自己低贱血统,想得要死。从贵州山沟沟里面飞出来的龙永图,不仅仅已见识过红色贵族,而且已经见识过西方上流贵族社会,所以越发“穷人堕落越快”,这种堕落,是通过对自己家人亲人的伤害。龙永图就看不透,童年的贫穷,决定了一生的气质,如果如此堕落,一定要让人觉得自己不穷,那还是永远的穷人。

奴才总是说主子的话。狗才为主子咬人。在讨论去年富人说话问题的时候,我很惊讶的发现,说话最力的,态度最极端的,大多都是不穷不富之人。或许他们自己就在富裕的过程之中,而为富人正是将来他们利益所在。情感上受损最大的将富未富的人。已经富裕的人则平和无所谓。买办和奴才是最在意的,

曾经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参加过一次关于山东某县土地征用的案件讨论。主办方放了一段录像,其中政府部门、公安和黑社会雄赳赳昂昂的入场。我惊讶于这种雄赳赳昂昂。霸气必须对自己有底气,相信道义在自己这一边,然后加上相信自己是替天行道。如果没有自我相信,是可以看出声色俱厉,外强中干的。

当我们相信这种霸气,是不正当的时候,并且做出批判,这时候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深入对方,从内部摧毁;一种是用另外一种霸气凌盖之。

用人权或者权利的话语,把这些道德化,当作一种绝对价值,用于否定官方的霸气,这并不见得是一个好的办法。我当时发言说,尽管官方的正当性是虚幻的,是自我欺骗自我赋予的,是邪恶的,但是他们可以深信,或者可以用来掩盖其良知,在他们自己的范围,形成“谎言”的真理。这时候,官方也可以开一个一面倒的研讨会,把它们的道义性说得极好。这就变为两个绝对价值的不可通约,从而是潜在的内战或者敌我之分。

龙永图们的底气和霸气在于,他们认为官方就是改革,就代表着中华民族前途,刁民的出现,反对官方的具体措施,甚至违法行为,都是前途和进程的绊脚石。

全民的改革共识是全民族的,它高于官方,官方仅仅是其中的一个促进或促退力量。整个改革是民间推动的,官方不过是个橡皮图章的地位,就像人大对的盖章一样。

民间才是改革推手。改革判定为民间推动完全可以成立,例如西单民主墙对邓小平改革的影响。实际上官方并不是决断者,而是被人民挤的“牙膏”。人民是决断者,官方执行。人民说了,作了决断,办事的官方一开始不听,并且压制,但是后来听了,官方都慢一步。官方看起来,就像一个拖后腿的。

如果我当了官,我也相信我能产生一套最有利于自己的话语来,并且要推广,如此成本最小,效益最大化。政府和官员也是一样。在国家改革使命中,官方会有自己最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改革意识形态,表现为威权主义话语,很拥有理由的抢劫方式降低交易成本。最缓慢的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或者假装推动,在其中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官方在改革共识之下,其滋生的一套改革意识形态,不过是改革共识的变异,最落后最保守最碍手碍脚的。

通过深入对方的意图和政治经济分析,剥夺掉其垄断道义的光环,从内部进攻,打掉官方改革意识形态的自我信心,恢复其谎言的真面目。如此拯救他们官员个人于沉沦当中。

所以龙永图诅咒刁民时,应该给他臭鸡蛋,不能让气宇轩昂,而应该让他满面羞红惭愧。连慈禧老太婆,都可以想到,现代政治是屈官伸民。应该说出指责的是刁官,官员做出来的邪恶事情,要比民众大多了。单纯为了满足官方的私人利益,就可以中华民族永远沉沦。而刁民,即使有一些坏,也是对刁官的以毒攻毒,相反是我们所欲的。就不应该让民众委屈,而应该是官方委委屈屈的过日子。

天道并不在于官方,而在于民间。自以为挟持天道,以号令百姓的龙永图们,就应该打断其精神脊梁,让其露出官方哈巴狗的本性。当然哈巴狗也是需要的,但是不允许体现出来天道正义来。

<< 房地产商为什么要收购媒体 / 2003之后胡温新政的三种政治阐...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永苗陈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